Skip to content

2007 11 22 厦门战记番外篇 君子之交

2131 字
   

   这次来厦门培训是和朱XX一起来的,三明企划部的老手,南邮毕业,据说现在部门里面的那几只都是南邮95、96届的ACEs……所以一个个脾气、性格都有点怪也就不足为奇了~

   朱是一个很内向的人,在那个时候;而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,在这个时候;所以,在我看来,他太内了,低调这个词很适合他,嗯,很低调。一副眼镜,每天都是西装皮鞋装,做事的时候不出什么声,但是很有一手,每次和他一起做事,都能感觉到差距……很大的差距。

   一开始是安排导师的时候,朱就成为了我的导师,那时候还没有发现他有什么闪光之处。渐渐的,开始明白了。

   朱有恐血症……因该,那时候在进行资产检查时候,见他一个人到处跑来跑去统计,最后在显示器入库的时候,被劣质的玻璃柜子划破了手,伤口挺大,血流的不多其实,当时他就晕了,想吐,无力……然后俺就撬班送他去医院缝针,在电梯里的那时候,他都快支撑不住的蹲下去了 Orz。在医院缝了3针,第四针已经下不去了,事后他说:“如果再来一针,我肯定当时就昏了”。整个中午,俺帮着挂号,买药,开票,陪着打针,看他情绪紧张,为了分散他注意力,开始说起了小时候差点废了右眼和开刀的事,吹水吹了好久,渐渐的他也就缓和过来了。出院后去看他的新房子,顺遍买了瓶水,那是候还真的冒出一种感觉—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君子之交淡如水?

   去厦门的路上,在火车上聊的没停过,聊过过去,聊过大学,聊过对子女的教育,房子,未来……30岁的男人,和我差了七年,人生的经历、经验差距实在太大了。我明确了我要离开电信的决定,他也没有反对,当时他就说了,现在先不要考虑这个,现在安心的学习两年,把能学的都学到手了,再求发展,刚开始不能太浮了,要跳就要2~3年之内跳,不然以后就难了。也是啊,时间很快了,一眨眼已经过去快5个月了吧,眼看就是半年了,基本的业务也都熟悉了,接下来就是怎么形成自己做事的风格和效率了,有点紧张,好在有前辈可以学习。学习老手的经验是很累的,原来不怎么理解,不敢出手的时候,他们会把你从机器前面推开……然后很轻松的搞定问题,这样的挫折感已经经历了好几次了,相当难受,自己就像只木桩一样站在旁边,所以,一定要变得更强,更强大=v=!

   和林、朱两人在步行届逛了一圈,什么都没买。自己没有购物欲望的时候就是导购,自己想买东西的时候一般都单独行动,有人在身边不好侃价……他们想买室内装饰物品,摆设……都是有房的人了,林虽然还没有结婚,但是车、房都已经OK,又在泉州电信,现在就缺一个能两倍返利的女人了吧 Orz

   进了M记点了些茶茶水水,开始吹,问我是不是觉得入错行了,现在电信被移动折腾的不景气,新人钱又少,其实这些都不算重点……算错了一步,这才是重点啊,电信是拿来获得经验的最好的地方了,设备充足,项目多多,运营商级的24小时全天维护,作为一名技术新人,能学习到这些东西,实在是很好的体验;可是,留在三明是相当寂寞的,每天就是公司家里的路线,周末也不想出门,因为已经没有熟悉的人了,也不想在周末接到烦人的小灵通来的电话,不是设备问题就是出门腐败,没打算和你们这群新人腐败啊……男人啊,一开始都要忍受寂寞吗?我不管,为梦想执着一次,然后再谈金钱和生活。所以,多少苦和挫折,现在先一个人,全部感受它们,承受它们,然后成熟起来 口胡!

   离开厦门前,成熟的30岁男人像我展示了过来人的奥义,当时真是让我大寒,一路上嘴里都在喃喃,天啊,我在干什么啊……朱一开始就冲进了一家卖内内和小可爱的店铺,我大惊!哪泥?!过来人可以这样毫不犹豫的给爱妻买情趣用品?这里可是我目前的禁地之一啊,居然和一个男人破了禁……结果更令我震惊,他是看到里面有卖洋娃娃小熊之类的玩具才进去的。原来,每个出差的爸爸,回家时候都要带给孩子一份礼物,一点小零食(有点像成鸟带食物回家喂幼鸟一样……)而这个爸爸,不擅长买玩具……导购模式启动,背着行李,笔记本,从一楼杀到顶楼,从首饰店逛到玩具店,最后进了宅店……一路上都显出了俺作为上班宅优秀的购物能力,帮着挑了N多玩具,发现几个很萌的小熊和小人形,实在想出手……不过我可不想被朱回家给他女儿说,有个和我一起出差的叔叔,一口气买了好几个娃娃、小熊、猫爪子,还有一个美少女抱枕(宅店里面发现的,当时就宅状态全开,我都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有没有在流哈喇子……)出了宅店之后才发现,刚才状态失控……呃,是失态。所以,我还是坚持,当自己想买东西的时候,SOLO……

    最后挑了一只kitty喵,上了火车,厦门之旅暂告段落了……

      朱是个好人,嗯,是属于那种俺崇拜并且羡慕的类型——30岁,有妻小,进化成成熟的男人的那种类型,做事稳健中又有股犀利的风格,技术系的就是这种感觉吧,有家的感觉真好啊,30而立,30而立。能感觉到,这种同类的风格,回与性格相像或者合得来的人交往亲近,但是,又能自觉的保持一定的距离,有些领域,除非迫不得已,绝对不会进入对方的区域内。嗯,在散伙后能遇到的一个同步率较高的人了,而且是师匠,荣幸之至!

后记:小伙子!我要坐你的自行车回家!

         姐姐……你饶了我吧,我担心我的车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哼!想当初,我可是很多人抢着载的!

        我的车充其量也就是一架零式,最多拿去神风攻击,像你这样的好歹换一架B52之类的吧,搞轰炸可别找我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i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