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2020 07 16 《重塑大脑,重塑人生》笔记

1844 字
   

每一个经验都改变大脑的联结

我们的大脑一直不停地因外界刺激而改变里面神经回路的联结,它是环境与基因互动的产物:我们的观念会产生行为,行为又会回过头来改变大脑的结构;先天(基因)决定某个行为,这个行为又会回过头改变大脑。

在科技整合的时代,没有什么叫课内书、课外书,知识只分有用、无用,凡是研究要用到的都要知道,21世纪已经不再分领域了。

事实上,只有跨领域,科学才会进步,因为知识是相通的,人是多方位的。

科学上常说问对了问题,答案就出来了一半。

为自己建构一个更好的大脑

从19世纪到20世纪初期,课堂的教育还是偏重死记,要孩子背诵外国的长诗(这会强化听觉记忆,使孩子用语言来思考)。学校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书写能力上,这可能强化了运动能力,所以不但帮助书写,也增加阅读的速度和流利性以及说话能力。通常学校会很注意发声法有没有做到完美。

20世纪60年代以后,教育者抛下了这些传统的练习,因为它们太僵化、无聊、没用。但是,不重视这些基本训练的代价是很高的,这些可能是许多学生系统化操作大脑的唯一机会,这种大脑操作使我们对符号运用得纯熟流利。对我们其他的人而言,这种课程的取消使我们口才雄辩能力下降,因为这需要记忆以及听觉方面的大脑能力,而这些我们现在已经不熟悉了。

在1858年林肯和道格拉斯(Lincoln-Douglas)的辩论中,他们都轻松自如、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个多小时而不需要看稿,那些长篇大论都背在脑海中。

今天,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顶尖学校的学者,演讲时都需要用PPT来弥补他们前运动皮质区的弱点。

靠想象增强肌肉我们可以通过想象力来改变大脑的一个理由是:从神经科学观点来看,想象一个动作跟实际执行其实没有很大差别。当人们闭上眼睛,想象一个物体,比如说字母a,主要视觉皮质区(primary visual cortex)会亮起来,好像这个人真的在看字母a似的。大脑扫描显示,执行动作和想象这个动作所活化的大脑部位有许多重叠,这就是为什么可视化(visualizing)会增进表现。在一个很难令人相信但又非常简单的实验中,于光(GuangYue)博士及科尔(Kelly Cole)博士显示,一个人想象他在使用自己的肌肉可以增加肌肉的强度。这个实验比较两组人,一组实际做运动,另一组想象在做运动,两组人都练习手指头的肌肉,从周一到周五,总共4周。实际运动组每天做15次的强烈伸缩,每次中间休息20秒。想象组每天想象他们做15次的强烈伸缩,每次中间休息20秒,同时要想象一个声音对着他们吼:“用力点,再用力!再用力!”实验结束后,实际运动那组人的肌肉强度增加了30%,就如同每个人所期待的;想象做运动的那组人,肌肉强度增加了22%。这是因为大脑中负责计划动作的运动神经元,在想象做这些动作时,负责把伸缩动作串在一起的神经元既被激活了,也被强化了,所以当肌肉真的收缩时,它们的强度就增加了22%。

把纠缠我们的鬼魂变成祖先心理分析是神经可塑性的疗法

在L先生失去母亲的年龄(26个月大),正是孩子可塑性的高峰:新的大脑系统在形成,并且神经联结在强化,地图在分化,并且正在通过外界的刺激和互动完成它们基本的结构,右脑刚刚完成它生长的高峰,左脑正开始它的生长冲刺。右脑一般来说负责处理非语言的沟通,如面孔的辨认、脸部表情的解读,使我们跟别人联结,所以它负责处理母亲和婴儿之间非语言的视觉信息交换,同时也处理语言的声调,我们通过声调表达自己的感情。在右脑成长冲刺时,从出生到两岁左右,是这些功能的关键期。左脑一般来说负责处理语言,并用意识的方式分析问题。婴儿的右脑比较大,这个优势一直保持到两岁生日过完,而因为这时左脑才开始它生长的冲刺期,所以在生命的头三年是右脑主控着大脑。L先生丧母的年龄(26个月)是右脑主导的情绪动物的年龄,他还不能说出他的经验,因为那是左脑的功能。

有一个重要的关键期是从10或12个月一直到16或18个月,这段时期右前额叶的一个重要区域正在发展并塑造大脑的回路,使婴儿可以维持跟人的依恋及调节他们的情绪。这个地方在眼睛的后面,叫作右眼眶皮质系统(right orbit of rontal system)。这个系统的核心在眼眶皮质,我们在第6章谈过。但是这个系统还包括跟边缘系统的联结(边缘系统是处理情绪的),使我们可以阅读别人脸上的表情、了解他们的情绪,同时也能了解并控制我们自己的情绪。26个月大的小L先生已经完成眼眶皮质的发展,但是还没有机会去强化它。

返老还童神经干细胞的发现及如何永保大脑的功能

做一个终身学习的自我教育者。